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学科建设 > 数学组

郑毓信:我与数学教育(2)

发布时间:2018-03-04 点击数: 字号:- 小 + 大【收藏】【打印文章】

郑毓信:我与数学教育

郑毓信教授简介

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1965 年毕业于江苏师范学院数学系,1981年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长期从事数学哲学、科学哲学、数学教育与科学教育的专门研究。曾多次赴英、美等国与我国港台地区作长期学术访问或合作研究,并先后应邀赴意大利、荷兰、德国等国多所著名大学作专题学术讲演。在国内外学术刊物发表论文330 多篇,出版《数学方法论》、《数学文化学》、《西方数学哲学》、《科学哲学十讲》《新数学教育哲学》等专著30 多部,学术成果获省部级奖项7 次。1992 年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就2008 年以来自己在数学教育领域内的工作而言,还应特别提及这样几件事:


第一,与先前相比,自己更多地涉足教师的培训工作之中,大到所谓的“国培”或省一级的教师培训,小至区县级数学教师的全员培训或是由某个中小学单独组织的教研活动;既有4000 多人的超大规模,也有小范围内以骨干教师为对象的系列讲座......这些活动常常集中于一年中某几个时段,有时就确实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但从内心深处讲这又是自己十分愿意承担的一项工作。

随着工作的深入,笔者也与一线教师和各级教研员有了更多接触,甚至还可说有了一定的互动,这也促使笔者将更多的精力与时间转向了普通学校与家常课。这不仅是对笔者工作的最大肯定,即在不经意中常常会看到一些素不相识的教师在他们的教研文章中转引我的一些论点和看法,而且达成了笔者在这方面的一个迫切愿望,即有更多的学校和教师向理论研究者敞开大门,并能通过两者的密切合作促进数学教育事业的深入发展。

就一线教师的专业成长而言,笔者以为,我们还应清楚地认识到这样一点:与各种教学方法或教学模式的学习和应用相比较,我们应当更加重视自身教学能力的提高。后者事实上也正是笔者明确提出“数学教师的三项基本功”的主要原因。


第二,如果说笔者在课改初期的研究主要集中于“数学教学方法的研究与改革”,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研究问题有了较大扩展,研究立场也有了重要的变化。具体地说,由于新一轮课程改革已经进行了10多个年头,现更可说处于深入发展的关键时刻,因此,笔者以为,这也就是我们在当前的一项重要任务,即应当从各个方面对过去10 多年的课改实践作出认真总结与反思,特别是,我们不仅应当认真研究存在的问题或不足之处,也应更深入地去思考进一步的努力方向,包括如何能够发扬已取得的成绩,真正“做实做细做深”。


这事实上也正是以下的一系列文章的共同主题:《展望“后课标时代”》(2009),《“高潮”之后的必要反思》(2010),《国际理论视野下的中国数学教育》(2010),《数学课程改革如何深入?》(2010),《数学教师的专业成长》(2010),《数学教育的误区与盲点》(2011),等等。


当然,这又是这一时期中的一个重要发展,即《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2011年版)》的颁发。由于这正是笔者在这方面的一贯看法,即不同声音的存在有益于人们更深入地去进行思考,并可有效地防止形式主义的泛滥,这因为,也就直接引发了以下的研究:《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2011版)之审思》(2012),《数学课改深入发展不应被忽视的几个环节》(2013),《数学课程标准(2011版)的“另类解读”》(2013),《更好承担起理论研究者的历史责任》(2013),《数学教育改革15 诫》(2014),等等。


第三,笔者在这些年中还明确提出了这样两个论点:
(1)“立足专业成长,关注基本问题。”这不仅是笔者经由对过去10 多年课改实践的总结与反思所得出的一个主要结论,也集中地反映了笔者的这样的认识:我们应当走出课程改革并从更广泛的角度去进行思考和研究,因为,课程改革毕竟不是改进教育的唯一途径,而且,这也正是我国历次教育改革运动的一个通病,即“积累”太少,从而就经常出现每次都是“从头做起”这样种不应有的现象。


(2) 积极提倡“理论的实践性解读”与“教学实践的理论性反思”。应当指出,这一主张不仅与传统的对于理论指导性作用的唯一强调直接相对立,而且也反映了笔者对于“反思性实践者”这一现今在教育域中得到普遍提倡的关于教师工作新定位的进一步思考,特别是,我们究竟应当如何去认识与处理与教学实践活动之间的辩证关系。例如,这就可被看成上述立场的一个必然结论,即我们不应关起门来搞研究,而是应当更加关注数学教育的现实情况。后者事实上也可被看成笔者这此年工作的一个主要特点,对此由以下文章就可清楚地看出:《教学模式研究需要再深入》(2012),《动态与省思:聚焦数学教育》(2012),《数学教育: 问题与思考》(2013),《关于“以学为中心”的若干思考》(2014),《数学教育的20 个问题》(2014),《概念教学应当注意的一些问题》(2014),《由“先学后教”到‘翻转课堂”》(2014),《找规律教学应当降降温了》(2014),等等。


最后,还应提及的是,在积极从事数学教育研究的同时,自己也一直坚持了数学哲学和科学哲学的研究,两者之间更可说存在一定的互动。2012 年出版的《科学哲学十讲》(译林出版社)就是笔者在后一方面长期耕耘的一个主要结果。令人十分高兴的是,此著作的出版居然还得到了数学教育领域内不少同行的认同一一事实上,这也是笔者的一个潜在想法: 对于哲学思维的高度重视或许就可被看成中国数学教育真正走向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我们更应在任何时候都坚持自己的独立思考与一定的批判精神。


不知不觉自己已年过70,身体也出了一定的毛病,但笔者一直秉持这样的态度: 坚持学习,努力工作,发愤忘食,乐而忘忧。


以下就是基于1992~2015 年《数学教育学报》所发表论文的一项统计研究(彭上观:《数学教育学报》论文高频作者的特征研究,《数学教育学报》,2017 年第2期)所提到的两个事实,从一个侧面为此提供的间接佐证:这一期间在《数学教育学报》“发表10篇以上文章的作者共21人,有6 人更发表了15 篇以上”,其中郑毓信以31篇名列榜首。“发表文章时间跨度最长的有4 名作者。其中,跨度时间长、连续性又好的要数郑毓信先生,先生除2008、2012 年外,其他年份均在《学报》发表文章,其中,2003年和2004 年每年发表3篇,这在《学报》史上是独一无的。”


笔者还一直保持了对于数学教育现实情况的高度关注——由于这正是教育领域自2014 年以来的一个新的发展趋势,即对于“核心素养”的突出强调,因此,这自然也就成了笔者在这一时期发表的诸多文章的共同主题,如:《学科视角下的核心素养与整合课程》(系列)(2016),《从核心素养到数学教师专业成长》(2016),《数学核心素养之我见》(2016),《数学教育视角下的核心素养》(2016),《数学应让学生学会思维——数学核心素养的理论性思考与实现性解读》(2017),《为学生思维发展而教——数学核心素养大家谈》(2017),等等。


上述工作为笔者更深入地思考数学教育的各个基本问题提供了重要基础,并直接导致了这样两部著作的产生:


第一,《新数学教育哲学》(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这一著作主要以过去这些年的课改实践与相关的理论研究为背景,并希望在数学教育哲学的理论建设上取得新的突破或重要进展。具体地,如果说笔者仍然希望“数学教育哲学”的建设能为数学教育的深入发展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那么,这一著作就体现了笔者在这方面的一些新的不同认识:这里所说的“基础”并非是指某种具体的理论或观念,而是应当有助于广大数学教育工作者真正学会独立思考,包括不断提高自己的理论素养,并能逐步养成反思的习惯与一定的批判精神,从而将自己的工作做得更好,乃至逐步成为“具有一定哲学素养的数学教育工作者”!


第二,《小学数学教育的理论与实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这也是笔者这些年来一直想做的一项工作,即从总体上对小学数学教育最重要的一些问题作出系统分析,并能较好地去处理理论研究与教学实践之间的辩证关系,从而就能对于实际教学活动发挥切实的促进作用。当然,这一目标是否得到了实现仍有待于广大数学教育工作者,特别是一线小学数学教师的检验!


以下则是笔者新近为自己设立的一个目标:忘记年龄,丢却病痛;放下名利,回归本心!


希望广大读者在未来的岁月中也能继续给予笔者一贯的支持!


(初稿完成于2007 年,增补于2011、2014、2017 年)


选自郑毓信《小学数学教育的理论与实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

 

(编辑:cug1934)

相关信息
泰州市第二中学网络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江苏省泰州市迎春东路9号 邮编:225300
电话:0523-86213120 电邮:jstzez@163.com
苏ICP备05003838号-1  您是本网站第位贵宾!谢谢您的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