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学科建设 > 数学组

顾泠沅:数学教学改革实验

发布时间:2018-02-04 点击数: 字号:- 小 + 大【收藏】【打印文章】

顾泠沅:数学教学改革实验

                                     顾泠沅教授简介

顾泠沅,1944年生,江苏吴江人.1967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系,1993年获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学位.

曾任上海青浦县莲盛中学教师,青浦县教师进修学校数学教研员、教研室主任、副校长、校长,青浦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副院长等职.

曾兼任中国教育学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中国教育学会中学数学教学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学术委员会主任,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成员,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专家咨询委员,上海市数学教研会理事长等职务.

曾多次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并作为国家级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03年9月,获得首届“上海市教育功臣”殊荣.2017年入选当代教育名家名单.


成长经历

我的主要工作是做一名中小学教师,1967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系,导师是苏步青(1902-2003)先生,学习微分几何.在文革期间,苏先生被打到,所以我也被分配到上海市青浦区的一个生产队教小学低年级的复式班语文,教书的地方是一个空空的尼姑庵.因为这里太偏僻,几乎没有人会来管理这所学校,所以我就有了一点改革的主动权,就把我当学生时我的语文老师教我的好方法现在拿来教我的学生,学生成绩同以前比较起来上升很快.而后受到当时的教育部长何东昌(1923-  )先生的重视,要把我作为未来的教育家(共三位)来培养.但我是非师范类大学毕业,要补师范大学的课程,因为我当时在上海市青浦区负责教改试验,所以我不能到北京去学习,最后决定由华东师范大学给我补师范大学的课程.当时的华东师大校长是刘佛年(1914-2001)教授(刘教授1978年出任华东师范大学校长),刘校长本人及六个系的系主任亲自给我授课.

在寒冷的冬天,我去华东师大上课也得早上4:00起床,转三次公交车到师大校门口,这时才七点多.我就给刘校长打电话(当时的电话是投币电话,投一个硬币只能打两分钟,两分钟一会儿就过去了,必须再投硬币,才能再打):

“刘校长,您好!我到校门口了,今天在哪儿上课呀?”

“你说在哪儿上课好呀?”

“还是您决定在哪儿上课吧?”

“我家里有盆火呀.”

“那就在您家里上课好吗?”

“好!好!”

……

启发式教学就是拐个弯儿说法,启发是需要花时间的.刘校长给我严谨认真的上完课后,把我从三楼送到一楼,再把我目送到看不见为止才上楼回到自己家里.我上完课了还要到教务处去登记今天上了什么课,往回走时天下起了雨.等我走到刘校长住的楼下时,刘校长左手拿着雨伞右手拿着雨鞋已在那里等我很久了,等我走近了,刘校长说:“小顾呀,天下起了雨,我家里正好多一套雨具,你用它们可以回家了.”实际上,我最后才知道,刘校长家总共才两套雨具.一个老师对学生这么关心体贴,还有哪位学生不会认真学习、听老师的话呢?严师出高徒,宽容的老师也能出高徒!

 

主持青浦农村教改15(1977-1992)

1967年,顾泠沅从复旦大学数学系毕业后,分配到上海市青浦县莲盛乡最基层的农村学校任教.他曾执教于中学、小学,也担任过幼儿园的教师.历史给他一个机遇,让他切身体验到农村教育的艰辛.他则抓住了这个机遇,扎根农村,默默耕耘,为大面积提高农村教育质量倾注了自己全部的心血和聪明才智.十年浩劫之后,面对青浦县初中毕业生数学成绩四分之一零分的灾难性现状,时任数学教师、教研员的顾泠沅以“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毅力,领导教改实验小组,经过3年调查、1年筛选经验、3年实验、8年推广,使全县数学教学质量大面积、大幅度提高,进入全市先进行列,并取得了“单科突破、各科迁移、诸育并进、整体受益”的效果.1986年上海市教育局将他的经验在全市进行推广.同年,美国“掌握学习”的倡导者布鲁姆听了青浦经验后说:“你在东方做了十年,我在西方做了40年,所得的结论几乎是一致的.”嗣后,国家教委组织专家组对青浦进行了实地考察,认为青浦实验小组“面对教育质量低下的局面,不埋怨客观条件差,不丧失前进的信心,不受片面追求升学率错误思想的干扰,也不采取违背教育的做法,提出从实际出发,按教育规律办事,向教育科研要质量”,“教育思想端正,成果显著,经验内容十分丰富”.著名教育家、华东师大原校长刘佛年称其为“教育改革的楷模”.  

1992年国家教委在上海召开了全国推广现场会,肯定青浦经验是基础教育改革的一项重大成果,并由办公厅正式发文决定有计划,有步骤地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顾泠沅的研究成果同时也获得了全国首届教育科研一等奖.1994年,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以“耕耘者的风范”为题撰写了长篇人物叙事,把顾泠沅的事迹编入《上海改革开放风云录》.1996年顾泠沅应邀首次代表中国出席在西班牙召开的国际数学教育大会(ICME-8).在会上他作了“青浦经验——一个基于中国当代水平的数学教育改革报告”的系统讲演,深得同行的赞誉.      

15年的教改探索,顾泠沅同志与青浦广大中小学教师结下了相濡以沫、心心相印的深厚情谊.1998年,因工作需要,顾泠沅调离青浦,但他仍然始终如一地关注着青浦的发展.他一次又一次地深入青浦课堂,讲学传经,听课观察,面对面地交流谈心,指导改进教师的工作,规划青浦的教育如何再上新台阶.正是由于他和青浦同事们的共同努力,青浦区这面教改的大旗历经20多年的风雨,长飘常新.  

2003年元月,教育部基础教育司领导决定由顾泠沅同志牵头,组成专家组,协调全国各省市自治区教研室和14所师范大学课程研究中心,在全国实施“以校为本教研制度的建设和教研活动创新”项目,推进全国新一轮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2003年8月,青浦区教师进修学院在顾泠沅指导下,在全市率先举办“聚集校本教研”论坛,再一次引领了全市的教学改革.

投身上海二期课改,总结中国数学教学理论

1997年,顾泠沅受上海市教委委托,主持制定了《进入21世纪的中小学数学教育行动纲领》.这一纲领认真总结了上海市乃至全国历次教学改革的经验教训,宏观地把握了国际数学教育的发展趋势,在国内首次鲜明地提出了“以学生发展为本”的课程观念,解决了在教学活动中学生与教师的主体互动关系.他冷静地理清了以赫尔巴特为代表的接受式学习与以杜威为代表的活动式学习的两大课程流派的源与流的关系,深入分析了各自的优势与不足,力求平衡与融合两者,尽可能避免课程改革中的偏激和盲动,防止教改的表面化和形式主义.他的这些思想,对健康推进上海的二期课改,乃至对顺利推进全国数学新课程的改革都产生了深远而积极的影响.这个行动纲领,获得了教育部全国第二届教育科研成果二等奖.

1999年6月,顾泠沅同志与美国卡内基教育促进基金会主席舒尔曼教授共同主持了在沪召开的中美数学教育高级研讨会.这是中美两国教育专家之间的一场高层次对话.顾泠沅同志作为大会执行主席,在这次会议上提出了“寻找中间地带”的观点,即在中美两国教育之间,可能存在一个中间地带,双方可以根基于各自的本土文化,相互借鉴,取长补短,用以改进本国的教育教学.这一观点为舒尔曼所赞同,成为中美双方与会代表的共识.

多年来,顾泠沅一直密切关注着国际数学教育改革前沿理论和成果,同时又始终扎根于中国中小学数学教育的本土实践,倾心致力于中国数学教学理论的总结与概括.1994年,顾泠沅的名著《教学实验论——青浦实验的方法学与教学原理研究》由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以顾明远为首的专家组在成果鉴定中指出:该成果“是对青浦县实验全过程的精深概括,在教育学理论上有所创新和发展,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和实际价值”,“实验具有中国特色,是我国教育理论研究同教育实践相结合的范例”,“论文提出的'学会教学'可与'学会学习'等当代国际上的先进教育思想媲美,论文提出的理论丰富了我国教育理论宝库”.此项成果获全国首届师范院校基础教育改革实验研究项目一等奖.1998年,顾泠沅与华东师范大学校长王建磐合作,共同创立了全国第一个数学教育博士专业.近年来,他与他指导的十几位博士合作,主编了《21世纪数学教育探索丛书》(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专著有教育部组织编辑的特级教师文库《教育改革的行动与诠释》(2003.8,人民教育出版社).为了使中国的教学理论和经验走向世界,他还和香港大学课程教学系的首席教授马腾合著了《中国的变式教育研究》,此书已经被纳入国际教育权威丛书.这一系列研究成果的发表,引起了国内外数学教育界的密切关注,而其研究价值又远远超出了数学教育本身.正如顾泠沅自己说得那样:“我国数学教育的探索需要扩大其研究领域,突破以往的研究方式,不再是东方和西方,传统和现代,理论和实际的六方对峙,而是融入国际意识的跨文化、大系统、重现场(现实复杂性)的研究观念和方法.在此,我们应不惜痛下功夫,扫除那些热衷于空谈,浮游于形式的不良习惯,树立实事求是、返璞归真的好风气,使探索的内涵与价值得以真正的升华和张扬.”

顾泠沅教育名言

工作了一天,晚上还在挑灯夜战.有人问我:干嘛要把弦绷得这么紧?我的回答是:一定要抓住今夜,因为明天从今夜开始.


我提出了“寻找中间地带”的观点,即在中美两国教育之间,可能存在一个中间地带,双方可以基于各自的本土文化,相互借鉴,取长补短,用以改进本国的教育教学.寻找中间地带是一种智慧,一种不走极端而达到集大成的智慧.


我的一生得益于三位名师的指点:苏步青教授严谨的治学风格,刘佛年教授民主宽容的大家风范和吕型伟教授实在、求实的科学态度.


教育改革、教育创新一定要学点教育史,要弄清各种教育流派源头与流变的关系,要超越前人,一定要知道巨人是谁,巨人的肩膀在哪里?


教育是面向未来的事业,教师应是最有权威的未来学家.未来分为两半,一半是今天的延续,另一半要靠理智的雕琢.


我有两句话,第一句:教师事关重大;第二句:改革最终发生在课堂上,这个课堂既是教学的小课堂,也是整个社会的大课堂.


现在社会上都在关注如何办好一所好学校.其实套用一句话:“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只要有一个好校长,带出一批好老师,那一所好学校就办成了.


如果说过去的校长以教学质量为他的责任的话,那么现在的校长的职责有两条,还应把教师的发展作为他的职责.


选自《顾泠沅与青浦教学实验30年》《耕耘者的风范——记上海教育功臣顾泠沅》等文。

 

(编辑:cug1934)

相关信息
泰州市第二中学网络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江苏省泰州市迎春东路9号 邮编:225300
电话:0523-86213120 电邮:jstzez@163.com
苏ICP备05003838号-1  您是本网站第位贵宾!谢谢您的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