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学科建设 > 语文组

高一学生优秀作文

发布时间:2017-02-11 点击数: 字号:- 小 + 大【收藏】【打印文章】

其实很美

高一(10)班  钟子娴

毛毛细雨悄无声息地飘落着,宛如蚕娘吐出的根根银丝。湿润的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芬芳。一道模糊的身影在远处的田地中弯腰耕作,为这寂寞的田地添了一道美丽的风景,那是我的外婆。

记忆中的外婆是不知疲惫的,每次见到她忙完这又忙那,如一只陀螺不停地转动着,“勤劳能干”亲戚邻居们对她的统一平价。可我不喜欢这样的外婆,黑黝黝的脸上布满如刀刻的皱纹,指甲里永远藏着洗不干净的泥垢,完全没有书中老人的慈祥和善,常常为了一点利益与别人争得面红耳赤,嗓门大得惊人,粗鲁又世俗。她与“美”这个字似乎沾不上半点关系。

外婆可没给幼时的我留下什么好印象。小时候的我因为饭量小导致营养不良,外婆便每天逼着我吃饭,我常常吃饭如吃药般痛苦,每当吃不下时,她就瞪着如铜铃般的眼珠,扯着大嗓门呼斥着我快吃,还时不时敲着手中的大饭勺,发出刺耳的声音,那一直是我童年的黑色记忆,外婆是母夜叉般的存在。或许是我的叛逆心理,无论外婆做什么我都感到厌烦。

这样的印象一直到那年寒假,贪玩的我无意间摔碎了外婆的一只漂亮精巧的瓷杯,碎裂声引来了母亲,一向好脾气的母亲发了很大的火,从没有对我动手的母亲在那天打了我一顿,我不知为什么她会如此生气,眼泪不停地流,心里十分委屈。这时,外婆轻轻地走到我面前,我想她肯定是来责备我的吧。“看,这是什么?”外婆尽力从她那张沧桑的脸上挤出一丝最和蔼的笑容,那双裂开数道口子的手正拿着几根我最喜欢的瞬间烟火。我惊讶地看着她,没有责骂,没有呵斥,我在她略显浑浊的双眸里竟看到了书中老人所有的慈祥和善。那个本令我伤心的夜晚,因为有了外婆的烟火而显得格外温馨。

事后,我才知道那只瓷杯是外婆的陪嫁之一,外婆的父母已不在人世了,对外婆而言它早已不是一个普通的瓷杯了,她却又如此简单地原谅了我这个罪魁祸首。我心中泛起了点点愧意,想起当年我终于摆脱“营养不良”这个标签时的喜悦,想起那晚在烟火微弱的光亮下外婆眸中闪现的光彩,心中涌现阵阵暖意。我第一次想到了用“美”这个字形容那个容颜已老,粗鲁世俗的外婆。

“回家吧。”外婆带了一身泥水从田地里回来,我从回忆中抽回思绪。一路上,外婆抱歉说让我在雨中等了那么久,她看了看自己一身狼狈,笑着抱怨道:“哎呦,丑死了。”此时雨停了,夕阳西下,我突然喊道:“外婆。”“怎么了?”外婆转过头来,夕阳的余辉洒在她沧桑的脸上,灰白的发梢上犹挂着晶莹的雨珠,在夕阳的映衬下如一幅油画。

“其实你很美。”我道出了那句深藏心底的话。

                                                                                                (指导教师:高同网)

 

其实很美

高一(2)班   李晓艳

    大雾笼罩下的北京,沉浸在古老与现代相融合的祥和之中。天蒙蒙亮,宽敞的长安街来往的车辆已络绎不绝,而在那地下的地铁站中,一排充满了生机的景象更是悄然绽放。

作为首都,更作为中国首屈一指的旅游城市,北京地铁的客流量自然是令人望而生畏,然而就在这人头攒动的地铁站中,一位妇人正在一隅默默的陶醉在自己的事业之中:她穿着麻布长袄,本就臃肿的身子被裹得活像个粽子;头上绑着头巾,几缕花白的碎发却挣脱开束缚,固执地爬上她的耳鬓;她的眼低垂着,全神贯注的注视着手里的玩意儿:几条色彩斑斓的藤木,在她的手里欢快的跳起舞,不一会就变成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猴子。她的身前铺着一层毛毯,上面一个个小玩意儿星罗棋布:各种各样的动物、生肖、动画人物,旁边还树立着一块木板,用孩童般的笔触写道:三元一个。

我好奇地走上前去,拿起一个小兔子端详着,这老妇人就好像从自己的世界走出一般,长舒一口气,抬起头来冲我一笑:她的脸坑坑洼洼的,满是岁月走过的痕迹;黝黑的皮肤,满是沧桑的记忆;微笑后露出的洁白的牙齿,形成鲜明的对比,似乎令人有些毛骨悚然。我递过去三元钱,她赶忙接过,嘴里一声呢喃,似乎在说“谢谢”,便又投身于手里的制作中去。

登上地铁,人满为患,好不容易找到个空隙站定,人群却又拥挤起来,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个乞讨者:他全然不顾车厢的拥挤,在人群中艰难的穿行着,他不停地晃动着手里的钱罐,几个硬币在里面咣咣作响。他谄媚地看着身旁的乘客,一经有人投来施舍,他便十分感恩似的念叨着“好人一生平安”类的祝福语,随即便转身投向下一个“救助者”的“怀抱”中去。

看了这样的一幕,不禁令人厌恶,我忽然想起了那位妇人,她的脸在我的脑海里忽然变得美丽起来。

平凡甚至与丑陋的外表,却承载着这样一颗美丽的心。坚毅,自食其力,正是当今我们许多年轻人所缺乏的美。就是这样的一位老人,却能仍然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养活自己,即使那样的力量很微薄,但她也不会舍弃尊严,依靠踩在尊严上的施舍度日。她很美,美得微小却令人尊重;她很美,即使是花布衣裳也透着一股梅花般的刚强;她很美,用自己的力量铸造起属于自己的美……她,其实很美。

人性的美丽,其实就在于这“人”字一撇一捺间的独立苍穹之感。

                                                                                                        (指导教师:毛艳)

 

 

 

其实很美

高一(6)  秦冰瑶

   “去看看那座庙吧。”爷爷低声对我说。

   “怎么了?”

   “它快变了。”

   “去吧”,我也这么说,很久没有见到它了。

独自一人走在路上,看着远处,田的尽头,路的那一端,便是那座庙。走着,熟悉之感扑面而来,却夹杂着一丝寒冷,我看到它了,惊讶的看到它了,灰暗的在天空下站立,我盯着,心中犹豫不定,它是被人们抛弃了吗?

    我加快脚步去看望那曾经生机勃勃一片热闹的庙宇,周围一片寂静,庙前的两棵树不见了,再也看不到有人对着它诉说心事了。灰黑的水泥路直对着苍凉的天空,显得很空旷。庙前,赫然是丛生的杂草,不知名的野花,大概许久都没有人清理过这里了。记忆中那个光鲜亮丽的庙宇不见了——现在是一片死气,被一层阴云笼罩着。

    神思恍惚,轻轻推开破旧不堪的门,似乎重一点便会把已经伤痕累累的它再次处于疼痛与绝望之中。门开了。台阶变得不再光滑,飞翘的屋檐落满暗淡的灰尘,遮去原有的夺目金色。那几根曾经支撑着整个庙宇朱红色耀眼的立柱此刻变得饱经风雪,外表已脱落的丑陋不堪,随意上翘的红色的皮肤展示着它内心的痛苦与不美丽。所有的屋室都紧缩着,圆窗紧闭着——这些有些精致花纹的窗,原本应是光洁的,透亮的,而今霉苔浸腐而成的惨绿已悄悄爬上了窗台。

    我僵立了几瞬,这个自我记事起就陪伴我的玩伴,和我来了个天大的玩笑,它真的变了,变得如此的不美丽,令我陌生。

曾经的它怎会是这样,时光跃回从前,曾经的它处处都有人们聊天跪拜的身影,我只依稀记得,我在这里读过些《三国演义》之类的书,背过几首“床前明月光”的诗,还帮住在这里的伯伯除过几次草,被他连夸“懂事”。那些神态各异的神佛我不懂,跪在神像前喃喃自语的人们我不懂,倒是从此记住了什么是“金龟子”,也知道了些捕知了的秘诀。我从未仔细凝视过这座园子,此刻却突然觉得,我往昔所有的欢笑与悲伤,都与它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今,从前的一切再也不复拥有,这座空庙也变得如此破旧,可在我的心中,它很美,只是他的外表不再华丽,只是它渐渐老去,只是没有人再来问候它,可它却在我童稚时为我带来欢乐,为路过的人带来生机,为跪拜的人带来希望,为我们带来许多的许多……

我想:这座庙,其实很美。

                                                                                                    (指导教师:王建民)

 

其实很美

                         高一(12)班   江恩泽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如此丑陋的面庞了,黝黑的脸上到处都是岁月留下的印记,一道可怕的伤疤格外醒目地刻在他的脸上,眼睛一只半眯着,一只瞪得老大,十分地吓人!

与周围的美景格格不入!

虽然还未到深秋,叶子也渐渐褪去自己深绿的外衣,纷纷换上了各种黄色的冬袄来抵御严寒。

火红的枫叶早已红满了上头,用火一样的红色点燃每一位游人的心。秋风瑟瑟,吹得人直打哆嗦。但是一到景区,原本插在口袋里的手便情不自禁地拿起相机,拍起照来了。原来不断搓着取暖的手也停下来摆姿势了。眼前之景瞬间点燃游人们的心,再冷的天在这唯美景象下也变得“炎热”起来。

金黄的树叶伴随着秋风,纷纷落下,那金黄的叶雨在阳光照耀下金光闪闪,就像夜空中闪烁的明星。

有的树叶落到地上,有的树叶落到游人的手上,被小心珍藏,还有的落到了正坐在树下的这个老人的头上,只见他蓬乱的灰发上好像黏上了树叶一样,无论他怎样的甩头树叶也掉不下来,一脸脑火的他只能用手将树叶取下,且重重地摔在地上,用脚把它踢走了。

路过游人的表现也有所不同,有的露出同情的眼神,可怜那个树叶“悲惨”的命运,有的则露出鄙视的眼神,讨厌那个老人的做法;还有的则破口大骂,让老人滚出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开始同情这个老人了,黝黑的脸虽然灰暗昏沉,但是一尘不染,可怕的刀疤和深深皱纹虽然暴露年龄,却又显示出他的沧桑。被游人冷眼的他似乎早已习惯,脸上更多的反而是沉着和无畏!

他也是爱叶子的,并不是粗鲁地摔和踢,而是把他们“织”一起,变成更加美丽的叶毯。

夕阳西下,叶子渐渐暗淡,失去了光辉的他们不再美丽,准备离去的我又看到这个熟悉的脸庞,黝黑的他弓着身子,将那些枯黄的叶子扫入黝黑的泥土,完成生命的轮回。此时的他更是一位生命的缔结者,黝黑的面庞不再昏沉,而是闪烁着生命的光辉。

那枯黄在泥土里的叶子其实很美,而那位拥有黝黑面庞的老人其实更美!

                                                                                               (指导教师:周卫红)

(编辑:gyy_83_1222)

相关信息
泰州市第二中学网络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江苏省泰州市鼓楼北路58号 邮编:225300
电话:0523-86213120 电邮:jstzez@163.com
苏ICP备05003838号-1  您是本网站第位贵宾!谢谢您的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