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教学研究 > 教育广角

支教志愿者忧心:“我们走了以后怎么办”

发布时间:2007-09-17 点击数: 字号:- 小 + 大【收藏】【打印文章】
 “离开后的这段日子,这些老师好像在网上销声匿迹了。”从西部支教回来后,这几天高鸽一直挂在QQ上,没有一个老师跟她联系。新创建的“携手助学某中学”QQ群里很少有人说话,邮箱里也静悄悄的,没有新邮件。这和他们作为志愿者在当地支教时受到的热烈欢迎形成鲜明对比。

    高鸽是第三届“携手助学”志愿者行动的一员。这次他们一行五人来到西部某地级市的一所中学,对学校老师进行信息技术培训。7天的培训结束之后,老师们的信息技术水平有了不小的提高。现在,志愿者们担心的却是:“我们走了以后怎么办?”

    志愿者该教什么?

    “携手助学”志愿者行动是教育部—微软(中国)“携手助学”项目下的一项义务支教活动,今年已是第三届了。8月5日~11日,由10名博士生、20名硕士生、10名东部一线优秀教师以及10名微软员工组成的支教团队,对“携手助学”项目开展地区的10所学校的教师进行有针对性的培训。

    到达目的地后,当天上午志愿者便和当地老师开了座谈会。老师们纷纷要求多讲一点技术性、实用性的内容。面对老师们的要求,志愿者们只好对教学方案进行修改,对于要不要讲理论,志愿者之间也产生了分歧。

    “7天之内要改变一个人的想法是不可能的。”志愿者、厦门逸夫中学的初中语文教师陈泽清说,“被培训的老师对理论的东西比较排斥。”

    “既然老师对理论没兴趣,就该多给老师一些上机练习的机会。”来自教学一线的陈泽清觉得应该尽量缩减理论课的时间。

    两名来自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院的研究生却坚持要将新的教学理念传授给当地老师。他们说:“OFFICE用得好,就一定能做出一个好课件吗?”

    最后,争论双方都做出了“妥协”:理论部分被保留了,但时间由原来的一天压缩到两个多小时。实际上课时,还是有很多老师对理论不感兴趣。在一堂理论课上,开始还有30多个人听讲,最后走得只剩下十几个了。

    “教学设计理论我们学了一个学期都还不太清楚。给老师讲只有半天的课时,时间太短了。”对于这次只有7天的支教,志愿者只能定下这样的目标:理论方面只介绍不展开,操作方面让老师了解并掌握。

    意识问题困惑志愿者

    “有点出乎意料。”西北师范大学博士生汪颖这样描述她最初的感受。对于她来说,这个“出乎意料”有两层意思,一方面学校的硬件设施好得“出乎意料”,另一方面这些当地的老师居然没有一个人拥有个人电脑。

    参加培训的30多名骨干教师中,一半的人已经能够制作WORD文档和PPT课件了,但还有十几人几乎什么都不会。高鸽说,没有想到分化这么严重,有些老师基本上只会开关机,晃下鼠标都不知道光标跑哪儿去了,用键盘切换输入法都不会。

    “老师上哪儿去练习呢?”这是他们最担忧的问题。由于当地老师没有自己的电脑,如果不是因为培训,学校的机房在暑假一般不开放。培训结束后,机房总是大门紧锁。就是在培训期间,下午3点的课,机房通常2点55分才开门,老师根本就没地方练习。

    记者了解到,培训结束之后的几天,只有三四个老师还会要求来上网,其他老师都不见了踪影。“我们走了之后,要是他们不练习的话,一个暑假就忘光了。”

    据介绍,这座地级市一级教师的工资是1600元,高级教师工资2000多元,收入在当地并不算低。汪颖觉得,老师不买电脑,不仅仅是经济原因,主要还是意识的问题,“这些老师没有迫切的需要。”

    “有了压力,老师们对电脑技术才会重视起来。”来自厦门的陈泽清老师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记者,厦门市的中学老师都必须掌握WORD、PPT等OFFICE软件的基本操作方法,要通过考试才能拿到一个“教育技术证书”,否则就不能从业。现在要想当中学老师,还必须要有计算机二级证书。“现在,厦门的中小学老师每人都配有一台笔记本电脑,30%的人家里还另配有电脑。”

  志愿者带来了什么?

    从2003年11月教育部—微软(中国)“携手助学”项目启动以来,主办方共组织了三次“携手助学”志愿者行动,分别由上海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系、清华大学学生会、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院承办,共组织志愿者137名,赴全国31个农村及偏远地区的学校进行支教。

    “4年时间里,我们和教育部在开发远程教育技术、落实信息技术培训课程、实施教师培训等方面积极努力,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微软(中国)有限公司教育行业总监左京允指出,“截至目前,已有超过7万名信息技术教师参加了培训,数以万计的农村和边远地区的学生受益。”

    据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院团总支书记郑兰琴老师介绍,这一届志愿者和以往不同之处在于增加了10名博士生,每人都要完成一个和当地信息技术教育有关的课题。郑兰琴老师说,从志愿者回来后的反馈来看,基本都如期完成了任务。特别对于研究生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经历,可以亲临现场,知道教育技术在一线的应用情况。

    “我们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志愿者说,当地信息技术教育无论是在教育意识上,还是硬件利用上,都还存在这么多问题。短短7天里,要改变现状是不可能的,“东西部地区的教育水平确实存在很大差异,我们只能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们。”

    8月12日,由老师当众展示小组制作的PPT,解说内容的同时,配合展示其中的音频、视频。高鸽还记得,在展示过程中一些老师的“眼睛都在发亮。”

    支教结束一个星期之后,当地传来一个消息:终于有老师买电脑了。当天上午,那所中学的一位教务主任专门去了趟省会,花了4150元组装了一台电脑。这是支教结束之后第一个买电脑的老师,据了解,还有不少当地老师表示准备买。

    这次参加培训的老师有30人左右,占全校教职工的十分之一。“我们只能影响这些人,希望他们在老师中能起到‘辐射作用’。”前不久,汪颖向校长提出建议,把一个机房的30台电脑分别放到各个办公室里,让老师身处信息化环境中,“一个办公室即使只有一个老师会上网,其他老师在旁边看着也是一种促进。”校长听完她的建议后表示,在保留机房的同时,学校会尽量争取经费,给老师的办公室配备电脑。

    “触动”,在志愿者的讲述中,这个词不时地被提起。他们最希望给予老师的,就是一种触动。“只要往前一点点,改变一点点,哪怕是蜗牛爬,我们的价值就算达到了。”汪颖说。


(编辑:佚名)

相关信息
泰州市第二中学网络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江苏省泰州市鼓楼北路58号 邮编:225300
电话:0523-86213120 电邮:jstzez@163.com
苏ICP备05003838号-1  您是本网站第位贵宾!谢谢您的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