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教学研究 > 教育广角

专题:杜郎口中学的非典型教改

发布时间:2006-04-16 点击数: 字号:- 小 + 大【收藏】【打印文章】
 

 这是一所地处鲁西南平原上的乡镇初中,曾经连续10年在县里考核羞居倒数之列;如今被誉为具有“原生性、开创性,扎根本土”特色的农村教育改革的先锋。“杜郎口”如同一股突如其来的旋风,数月内影响已经遍及山东全省。
    参观学习者络绎不绝,最多一天达700余人。有人说,他们真正做到了把课堂还给学生,是素质教育的希望;也有人说,他们的教改是“非典型”的,因为不可复制。


    杜郎口中学坐落在离杜郎口镇约一公里的旷野中,距山东省茌平县城23公里,一条东西向的简易公路从校门口经过。
    如今的杜郎口中学,每天都向参观者开放,校园里到处都能看到胸前挂着“听课证”前来参观学习的人。听课教师可以随意走进任何一个教室听课。如果哪天听课教师人数太多,学校会安排几位老师在报告厅上课。课后由上课老师向参观学习者介绍学校的课堂教学模式,回答同行的提问。


    我的课堂我主宰
    记者走进报告厅,看到主席台变成了课堂,台上一字排开的3块黑板上写满了物理题及答案,一个学生正拿着话筒向其他同学讲解其中一题。学生有坐有站,也有的蹲在地上或靠在同学身上的。台下大概有200多位听课教师,有的教师干脆跑到了台上杜郎口中学的非典型教改学生动起来,课堂活起来,效果好起来采访后记:想起凤阳小岗村听杜郎口中学校长崔其升介绍学校的课堂教学改革经历,记者想到了小岗村1978年,安徽凤阳小岗村18户农民冒着“杀头”危险分田单干,原因很简单——为了一条活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做法揭开了农村改革的序幕。
    杜郎口中学进行“颠覆性”的课堂教学改革,崔其升的动机也很简单——为学校找一条出路,不能坐以待毙。与小岗村农民的改革不同,杜郎口中学的课堂教学改革是校长崔其升导演并强行实施的,可谓是自上而下的举动。
    小岗村大包干之初,没有土地的增加,也没有劳动力素质的提高,更没有生产工具的改进。大包干改变的只是劳动力—生产工具—土地这三者之间的关系。然而,这种结构的调整,使得小岗村走出了生存困境,并成为了当时中国的改革名星。
    崔其升导演的课堂教学改革,一言以蔽之,就是解放学生,把课堂还给学生!崔其升当时也只能走这一步。因为急于改革的崔其升当时可谓一无所有——缺少好教师,没有好的生源,经费拮据难以为继。但就是万般无奈中迈出的这一步,让崔其升无意中把握住了教育教学本质性的东西,也使得杜郎口中学在几年之内从垂死状态中摆脱出来,在茌平县教育局的综合考评中已经连续三年名列前茅,并成为山东省农村中学教学改革的典型。
    方法总比困难多,杜郎口中学的经验再次证明这一点。这,对众多还处在师资、生源和经费多重困境之中的乡村中学是一个启迪。
    但还有些话,不得不说。
    小岗村以后的路并不平坦。成为典型后,小岗村人身不由己地被包装起来了。更让人痛心的是,“由于一家一户这种小农经济的脆弱性,在天灾人祸的冲击下,不少农民已经先穷起来了。差不多有50%以上的农民借了债,少则六七千,多则一二万。”五年前,一篇《小岗村:一条越走越窄的小农经济的“老路”》对此作了非常详实的说明。如今,因为集资修建小区,欠债的人数更多,欠的债更多。不久前,小岗村重新选择走集体路的消息传出,又一次引起了世人的强烈关注。
    杜郎口中学是典型了,典型难免有时会身不由己,甚至可能也会自觉不自觉地来一点自我包装。一个真正的教育改革者理应对作秀行为更为警惕并加以抵制。
    杜郎口中学更应该居安思危。一些教科研人员坦言,如果其他学校下决心学习杜郎口经验,把课堂还给学生,杜郎口中学目前的优势将很快丧失。因为教师的知识广度,思维深度,对课堂调控有着极为关键的作用。而学生掌握主动权的课堂,也对学生的信息收集、整理和加工提出了更高的能力要求。这些,正是杜郎口中学目前非常薄弱的地方。
    崔其升校长说,成为教改典型后,自己反而有些坐卧不宁。如果让他给学校打分,50分都打不到。因为学校目前只是解决了学生厌学、成绩差的问题。他的很多想法因为学校物质条件、师资水平等因素的制约,还没有能够实现。他说自己现在看到的、想到的都是不足,“不如头两年轻松啊”。
    希望崔其升校长的这种危机意识能够有助于杜郎口中学少走小岗村那样的弯路,我们更希望杜郎口中学的整体办学水平得到一个质的提升。


(编辑:佚名)

相关信息
泰州市第二中学网络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江苏省泰州市鼓楼北路58号 邮编:225300
电话:0523-86213120 电邮:jstzez@163.com
苏ICP备05003838号-1  您是本网站第位贵宾!谢谢您的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