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教师发展 > 科研园地

贾宝玉,真爱读书——品读《红楼梦》        杨  柳

发布时间:2017-03-16 点击数: 字号:- 小 + 大【收藏】【打印文章】

贾宝玉,真爱读书

——品读《红楼梦》

杨柳

正文: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的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事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乖张,那管世人诽谤!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红楼梦》第三回《西江月》二词评价宝玉,说他“怕读文章”,似乎就是个富贵家庭中的问题孩子,不但“无能”而且“不肖”。但是,贾宝玉真的是个不爱读书的孩子吗?我看未必。

  宝玉未入学堂之前,三四岁时,其姐元春在入宫前已教授了他几本书、几千字了。现在看来,他几乎就是个小神童了,好好培养说不定会成为中国古代最年轻的“硕士”“博士”什么的。小说中明确交待,宝玉极恶每日“诗云子曰”地读书,我想每天读同样的文言句子,又艰深又枯燥,相信任何人都受不了,更何况还是个小孩子!即使这样,他也并不是就一棒子打倒,全盘否定这些经书。他说除了“明明德”外无好书,“明明德”指的是《大学》,其首句“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说这话时宝玉年纪约为十四五岁,可见已读过《大学》了,并且已经接受了其中的部分积极思想。而在大观园题诗中,宝玉所论的“薜荔藤萝”引的是《离骚》《文选》等书上提及的异草,可见对这些艰深的文学著作,他也已经读过了。所以,宝玉读书,颇有鲁迅“拿来主义”的思想,放出眼光,自己去拿,选择自己需要的有用的东西去读,这一点实在难能可贵。现在的许多孩子,读到论说文、抒情写景散文就头疼,稍微带有学术理论知识的文章看个开头就扔角落,从此不再问津,相比于宝玉,他们真应该感到惭愧。再说到其他的杂书,他涉猎得更多,第二十三回,小厮茗烟在集市书坊间买了许多传奇小说“孝敬”宝玉,宝玉一见,如得珍宝,虽然茗烟嘱他不可拿进园去,可宝玉哪里舍得下!拣了几套放床头。对自己喜爱的书痴迷如此,能说宝玉不爱读书吗?只是封建社会给人套上了厚重的枷锁,目的是培养出良民顺民,而那些渴望民主和自由的孩子,谁不会希望触及那些生动精彩的“传奇”小说呢!有的孩子渐渐地麻木了,放弃了这种渴望,成为“儒生”,也有的(如宝玉)毅然冲破牢笼如饥似渴地读着所谓的“禁书”,成为“问题”孩子。但是,有问题的是孩子吗?

《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只是不读那些枯燥乏味满口道德经济的文章罢了,只是顺着自己的心意选择自己欣赏的文字,我看这要比那些一味读圣贤书的人高明多了。现代社会,我们提倡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不要定太死的条条框框,扼杀孩子的学习和探索的兴趣。应该让孩子感兴趣地阅读自己喜爱的童话、寓言、历史故事、小说诗词,其实知识无处不在,活水才能流淌得更清更长远。宝玉如果生活在现代社会,一定不会如此痛苦,当然,作为家长和教师,必要的引导是需要的,防止带有黄、赌、毒内容的不健康的书籍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

十四五岁的宝玉,四书五经这类正经书,他读了;《西厢记》《牡丹亭》之类的杂书,他也读了。他读书之多之杂,是一般同龄人不可比的。连宝钗说,宝玉喜欢“旁学杂收”正是从广泛的阅读中他积累了丰富的知识,所以小说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才有“贾宝玉机敏动诸宾”。宝玉姐姐元妃省亲,贾府建大观园,工程告竣,贾政带上宝玉等人入园给不同景点题名。贾政有意试其才,宝玉亦料定此意,先在入山口处题“曲径通幽处”,众人赞道:是极!夸宝玉天分高,才情远,不似他们读腐书,在讨好奉承贾政的同时也道出了心曲,不知道曹雪芹是否在借机批判封建社会的扼杀人才!贾政听了众人夸奖,反正是笑得很欢(对大人来说,听到自己孩子被夸奖那可真比自己被夸还乐!)贾政笑了,不忘添了句:“不可谬奖。”估计自谦成分居多。一群人浩浩荡荡前行,进入一石洞,看见桥上一亭,贾政取名“泄玉”,宝玉提出用“沁芳”新雅,贾政先是拈髯不语:是比我想的妙,但是我做老子的被儿子比下去了,这面子问题!?但心中为儿子骄傲的情绪无法抑制,自然流露了出来,他点了点头,他的表情有点严肃,但内心应该是喜悦的我想。贾政命其再作一副七言对联来,宝玉四顾一望,便计上心来,所作诗句“绕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脉香”再次令贾政点头微笑,众人称赞不已。这一回成了贾宝玉个人表演的舞台,“有凤来仪”“稻香村”“蓼汀花溆 蘅芷清芬”“红香绿玉”众多景点名称都出自宝玉之口。宝玉在这一回中题名8个,对联4副。后元妃来园,贾政就说:园中所有亭台轩馆,皆系宝玉所题。宝玉题匾时,多有惊人之语,他的批驳他的分析,或引经据典,或谈古论今,莫不有条有理头头是道,掩盖了在场所有人的光芒,贾政看他锋芒毕露,不断否定众人(包括他自己),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所以到后来用呵斥、冷笑等来打击宝玉,实际上告诫宝玉:谦虚是一个人的基本美德,要想在学问中取得长足的进步,这么不给文坛前辈们面子是不行的。

当然宝玉才华的展现不止这一处,后来园中姐妹起诗社、行酒令,“怡红公子”贾宝玉多有佳作。贾政认为贾宝玉专能对对联是一种歪才,这在封建社会中也许是“歪”的,但恐怕要比“直”的含金量更高,高考语文试卷中对联题目一向是最大的失分处。毛泽东说过:不管白猫黑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我换个说法:不管直才歪才,总比无才要好。不然,怎么没听说贾环有这个歪才?薛蟠作的诗更是难登大雅。

照理说,有一个这么聪明的儿子,小小年纪懂得的可真不少,贾政应该感到满意才对啊!然而,事实是恰恰相反。这里面大有原因,清朝的世袭制度是不超过三代,三代以后,要想做官就必须经过科举考试,贾家从荣国公到贾宝玉,已是第四代。贾政心里非常清楚,到了贾宝玉这辈儿祖上的福祉不太可能庇荫到,贾宝玉如果想要得到一官半职的,只有走科举考试一条路了。只有在科举考试中取得功名,宝玉才能封官,贾府才有可能继续保住“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的地位。而宝玉恰恰对走科举考试仕途经济的道路不感兴趣,他不愿读四书五经,讨厌官场中的虚伪的应酬。他追求个性独立自由的理想会受到封建家长的压制,也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如今的社会,高考是绝大多数人成材的通道,有人称之为捷径,不少的父母们为了盼子女成材,说穿了就是通过高考上个好大学,让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接受精英教育,孩子成绩考差了一点,免不了一顿大骂,这和宝玉父亲贾政的行为有什么本质不同呢?当然,我们现在的教科书比四书五经生动有趣得多,教材编写者从孩子的兴趣和身心发展的特点出发编写教材,注意加强和社会生活的联系,尽量使课本知识性和生动性统一。同时学生阅读的方法更加自由、阅读范围更加广泛,他们获取信息的途径和速度已经不是过去人所能想象到的了。我们也欣喜地看到教育改革的春风正慢慢吹来,在我们国家,学校纷纷开设体育活动、社会实践、劳动信息技术等课程,现在的孩子,比起贾宝玉只能走科举之途,选择要自由得多了。

而贾宝玉呢?他还是担负起了父亲的期望,担负起了光耀门庭的重任,捧起了他的四书五经。最后,宝玉复习了几个月的时间,进京赶考中了第七名举人,而贾兰,一个始终中规中矩、本分读圣贤书的优秀生,最后中了一百三十名,也算不错了。宝玉没有死啃四书五经,却比一心一意读经书的贾兰考得好。他,最终用成绩控诉了这个封建社会封闭落后的教育制度。他,使贾氏家族重新兴旺起来。

宝玉如果看到批他的《西江月》词,肯定会觉得很委屈:我博览群书有错吗?

(编辑:cswu)

相关信息
泰州市第二中学网络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江苏省泰州市鼓楼北路58号 邮编:225300
电话:0523-86213120 电邮:jstzez@163.com
苏ICP备05003838号-1  您是本网站第位贵宾!谢谢您的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