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学科建设 > 历史组

王艮“为师之道”思想的启迪

发布时间:2006-10-25 点击数: 字号:- 小 + 大【收藏】【打印文章】

“泰州学派与和谐社会学术研讨会”材料

王艮“为师之道”思想的启迪

江苏省泰州第二中学  徐明

在纪念泰州学派创始人王艮先生逝世465周年之际,深刻探析王艮先生的“为师之道”思想,对从事教育工作的为“师”者:颇有启迪,笔者就先生的“为师之道”思想对今天有何启迪,谈谈粗浅看法,供同仁参考。

首先,今为“师”者,需有伟大崇高的师德。

王艮《通书》曰:‘曷为天下善’?曰:‘师’。师者,立乎中,善乎同类者也。故‘师道立,则善人多,则朝廷正,而天下治矣。非天下之至善,其孰能兴于此哉?’1先生在这里对“师”提出了较高的要求,要“善乎同类者也”,即要有伟大而崇高之师德。为师之道,止於“至善”,其最终目的,乃是为了“朝廷正”,“天下治”。他的教育目的具有封建性,需加以批判,但要止于“至善”,则需要通过立师德而方能达到的境地。“师德”何立?笔者认为。

第一,立崇高的敬业精神。王艮“生长灶间,年三十才可识字”2先生“默坐体道,有所未悟,则闭关静思,夜以继日,寒暑无间,期于有得。”3“一夜梦天坠压,万姓惊号,奋身以手支天而起,见日月星辰,殒乱次第,整顿如初,民相欢呼拜谢。觉则汗淋沾席,起坐,顿觉万物一体,视宇宙内一人一物,不得其所,恻然思有以救之,与物无间。而前者浑然不二于日用者,今则自得而自喻也。因题其壁曰,正德六年周,居仁三月半,”4 “自此行住语默,皆在觉中。……此先生入之始也。”5先生“悟道”后,坚持在平民中讲学“,终生未更”,“悔人不卷”其敬业精神可钦,应为当今“师”者所承。

第二,建和谐“讲”“学”之关系。王艮先生重视在传统讲学中建立起和谐的“师生”关系。

王艮“每讲学,开明人心,侃侃辩惑起迷,务令人自得而后己。家庭邻里之间,皆爱慕其至诚而乐与之亲,言行无不信悦。”6听先生讲学,由于达到“无不信悦”的境界,由此,听者无不“乐学”。

究其先生能建立和谐“讲”与“学”关系原因,这与先生的“讲学”风范有密切联系。先生“念昔己亥之冬,闻念庵之在会,暨东城之往从,时有双桥戾止,巽峰攸同。余乃率皐庠多士,亦跄跄乎萃止安丰。先生力疾,据榻雍雍,随叩随应,有若洪钟。远稽尧、舜、周、孔,下及大学中庸,明精一执中之旨,示中和位育之功。口若悬河以东注,貌若乔岳之孤松。载命贤郎,歌浩浩之章,歌韵其锵锵。先生互答,声振林塘。群公多士,剪烛共听,罗坐榻旁,恍乎若莫春童冠之旧咏,嗒乎若程夫子弄吟濂溪之乡。”7由此可见,先生讲学注重社会实践,注重情感投入,兼有“博学”基础,“口若悬河”之条件,故能与听者“互答”,“讲”与“学”浑然与一体。

第三,兼“讲学”与“育人”与一体。

王艮讲学内容“淮南格物说”,“百姓日用即道”等思想吸引了大批的弟子,深受广大平民百姓的喜好和信服,在当时起了“掀翻天地”的震憾作用。这充分说明,王艮讲学不拘泥于儒家之经典,讲“百姓日用之道”,做到授课内容的平民化和实用性,让弟子在“乐学”过程中自觉接受并加以运用。

先生讲学的目的在于“育人”,在于“教化”于民,“先生益自信……所至与人讲论道学,……乡人始而骇,渐而信,久而浸与俱化焉。”8由此可见,王艮敢于否定维护封建统治阶级利益的圣经贤传,王艮之所以树立这样的教育目标,这固然与他的出身,社会经历有关,但更主要的是他能密切关注人民群众的疾苦,特别是能与下层人民同呼吸,共命运有关。因此,对封建统治阶级表示强烈的不满和痛恨,勇于背弃否定封建传统的圣经贤传和道德礼教的精神值得借鉴。

王艮将讲学的内容和目的做到有机“统一”,讲学更具有目的性,“教化”百姓,对封建统治形成一定的“判逆”,激发反封建专制,更具有一定的进步性。今为“师”者,亦需将内容和目的兼顾起来,只“讲学”不知如何“育人”,只“授课”,受教育者不知如何做人,这都是当今教育的弊端。

其次,今为“师”者,要有与时俱进,不断创新的精神。

为“师”者教育的理念要不断创新。王艮曾投奔王阳明之门,其中原因:“越中王先生(阳明)自龙场谪归,与学者盛论孔门求仁,知行合一,泥者方仇争之。至十四年,先生巡抚江西,又极论良知自性,本体内足,大江之南,学者翕然信从。而先生(王艮)顾奉亲鹑居,皆未及闻焉。有黄塾师者,江西人也,先生论诧曰:‘此绝类王巡抚公之谈学问也。’先生喜曰:‘有是哉!虽然,王公论良知,某谈格物。如其同也,是天风王公与天下后世也,如其异也,是无以某与王公也。’其自信如此。即日往造江西。盖越两月而先生再诣豫章城,卒称王公先觉者,退就弟子。间出格物论,先生曰:‘待君他日自明之。’9但王艮授讲学理念并非和王阳明一致,王艮欲以“草莽匹夫,致君民于尧舜(三代之上),不能忘情于天下。”10意思是要被统 治者干涉天下国家大事,这就违背了君子“思不出其位”的教条。王阳明不同意王艮的看法,认为舜为匹夫,耕于历山,条而忘天下,被统治者不能干涉国家大事,只能忘天下,这显然遵守着“君子思不出其位”的正宗思想。但是王艮认为,有尧在上,草莽匹夫才可风乐而忘天下,否则还“未能一日前忘”天下,还不得不搞“致君民于尧、舜”的事业。这种要不要、许不许草莽匹夫顾问天下国家大事的分歧,从根本上区分了王艮与王阳明。

王艮在王阳明门下,从分歧以至不满,他格子进行了一次北行传道的活动。这次活动,遭到王门同学的非难,遭到王阳明的严厉责备。

“久之,从王先生(阳明)居越,叹曰:‘风之未远也,是某之罪也。’辞还家,驾一小蒲车,二仆自随,北行。所至化导人,耸人听视,无虑千百,皆饱义感动。未至都下,先一夕,有老叟梦黄龙无首,行雨,至崇文门变为人立。晨起往候,而先生适应之。先生风格既高古,所为卓荦如此,同志相顾愕,共匿其车,劝止之。先生留一月,竟谐众心而返。然先生意终远矣。”11由此可见,正是由于王艮的这种“离经叛道”的精神,才在理论上形成了一种新的学派——泰州学派,不崇拜圣贤及学派掌门之人,形成个人独突的讲学理念,这是当今为“师”者值得有益的借鉴。

为“师”者教育的内容要不断创新。王艮讲学的核心内容 “百姓日用之道”,是对王阳明“心学”的一大创新。阳明先生“心学”宣传“宇宙便是吾心”,“心即理也”,“心外无物”。12是主观唯心主义,和“百姓日用之道”与“万物一体,”“体用一原”的一元论世界观相一致的,具有朴素的唯物主义思想。王艮的讲学内容和阳明先生相比较,即具有一定的继承性,更具有一定的创新性,实用性,因此广受百姓欢迎。

为“师”者教育的方法不断创新。王艮先生讲学,方法灵活多样,“开门受德,远迩皆至,先生骨刚气和,性灵澄彻,音欬盼顾,使人意消。即学者意识稍疎漏,不敢正以视。往往见人眉睫,即知其心,别及他事,以破本疑,机皮响捷,精蕴毕露。”13说明他讲学深入浅出,颇受人尊敬。这种讲学风采,相应响捷,宛然禅家机锋。其启悟别人,有时靠悬河之口,然而更多的刚在说来颇为神秘的“使人意消”的“音欬盼顾”,有所谓“先生于眉睫之间省觉人最多”;另一方面又有所谓“见人眉睫,即知其心。”王艮居家则门书传道标语,出门则乘招撞车,会山林隐逸;启市井愚蒙,对群众随机指点,所向信服。先生讲学,常“修躯古貌,两掌心肉珠微赶快,左一右二,有握乾把坤之象,天之生德,夫岂偶然!”14

王艮讲学,不拘泥于时间、场所,但注重自身形象和方式,以达到“教化”之效果,与陶行知颇为相似,方法灵活多样,让受教育者“乐学”,产生学习兴趣,亦值得今为“师”者倡导。

再次,今为“师”者要有渊博深厚的知识。

王艮讲学之所以“听者众多”,多为邻里,乡人,盐场盐民,有一定群众基础,其原因之一,即有深厚的儒学基础。王艮启蒙较晚,十九岁,与“里人商贩东鲁”15。所谓里人,当即同是安丰场人。盐场灶民,没有别的商贩,有之,就是贩私盐,所谓“安丰俗负盐”。年谱于二十一岁下云:“经理财用,人莫能及,自是家道日裕。”16二十三岁去山东,又学了医术。二十九岁“一夜,梦天坠压,万姓惊号,奋身以手支天而起,见日见星辰,殒乱次第,整顿如初,民相欢呼拜谢。觉则汗淋沾席,起坐,顿觉万物一体,视宇宙内一人一物,不得其所,恻然思有以救之,与物无间。而前者浑然不二于日用者,今则自得而自喻也。因题其壁曰,正德六年周,居仁三月半。” “自此行住语默,皆在觉中。……此先生悟入之始也。”17但先生很勤奋、刻苦,讲学时旁征博引,随指迷津,“博学”是为“师”的重要条件之一。

王艮创“百姓日用之道”,将“百姓日用”作为讲学内容的标准和核心,这说明讲学具有选择性,旁而不杂,广而有序。王艮的“百姓用之道”思想把劳动人民的生产、生活活动等家常事作为“圣人之道”,体现了人民群众的愿望和要求,对封建传统思想理论和封建统治阶级是一次很大的突破和冲击,因而具有一定的进步性和人民性,并能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信服和拥护。对授课内容要“慎选”,是为“师”的又一重要条件。

王艮讲学,其内容形成一个独立的体系,即泰州学派,年谱嘉靖十六年丁酉,王艮五十五岁下说:“时有不谅先生者,谓先生自立门户。先生闻而叹曰,某于先师,受罔极恩。学术所系,敢不究心以报。”18所谓“学术所系,敢不究心以报”,19形式上似为“自立门户”辩解,而实质是“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的另一种说法,正是承认了“自立门户”的事实。王艮早已自立门户,创立泰州学派,后又利用了阳明之学的某些范畴,加以改造、发挥,这是在学术思想史上必须予以重新认识的问题。我们不能同意一般称泰州学派为“王学左派”。20因为称王学左派,则仍然承认泰州学派是王学的一支,然事实上并不如此。这点,黄宗义也是认识到了的,他在明儒学案里,在姚江学案之后,列浙中王门、江右王门、南中王门、楚中王门、北方王门、粤、闽王门,俱冠以王门字样,明标系属王门派系。但是接着列止修学案、泰州学案,却不标明王门,是其以止修、泰州虽与王门有一定的关系,而别立宗旨,才作为独立学派来处理。因此,对讲授内容,形成自己的特色“体系”,授课的风格形成独突的一家,更是今之为师者需苦苦追求的目标。

总之,综观王艮先生“为师之道”的要求,其先生的在讲学中的创新精神,以及广博深厚的儒学功底等,对今天从事教育教学工作的“师”者,都应有深刻的启迪,在王艮先生逝世465年之际,笔者谨以此文作一探讨,望引起同仁们的共鸣。

注释:

(1)   《心斋先生全集·安定书院讲学别言》

(2)3   《心斋先生全集·语录》

(4)6   《徐樾王心斋别传·卷三》

(5)(10)(13)  《耿定向王心斋传·卷二》

(7)11   《黎尧王心斋奠文遗集·卷四》

(8)9   《赵大洲墓铭》

(12) 《中学历史教材必修II人民教育出版社第14页》

(14)(15)16)(17) 《黎尧王心斋奠文遗集卷四》

  (19)(20)  《明儒学案卷首师说》

 

 

 

2006.9

(编辑:徐明)

  • 上一篇:[图文]
  • 下一篇:王艮教育思想简评
  • 相关信息
    泰州市第二中学网络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江苏省泰州市鼓楼北路58号 邮编:225300
    电话:0523-86213120 电邮:jstzez@163.com
    苏ICP备05003838号-1  您是本网站第位贵宾!谢谢您的浏览!